首頁 史學玩應用 薪傳系列:民國史薪傳系列講座――李君山「國日蹙百里:兩岸分治初期大陸沿海島嶼撤退之回顧(1949-1955)」

薪傳系列:民國史薪傳系列講座――李君山「國日蹙百里:兩岸分治初期大陸沿海島嶼撤退之回顧(1949-1955)」

by 冷峰

文 / 廖彥博

由喆閎人文工作室、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輔仁大學歷史系主辦;中國近代史學會協辦的「民國史薪傳系列講座」第十一場,於2023年11月22日上午10時在輔仁大學文華樓歷史系舉行,邀請到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李君山教授,以「國日蹙百里:兩岸分治初期中國大陸沿海島嶼撤退之回顧(1949-1955)」為題,深入淺出論述中華民國政府退守臺灣初期在中國大陸沿海島嶼的戰守攻防。

開場先解題:「國日蹙百里」,指一九五○年代初期中華民國政府和國軍控制區域急遽縮小。這自然不是正面詞語,卻能指出當時的發展走向。論及沿海島嶼作戰的背景,李君山教授認為可以從以下四個方向切入:

  • 一、相關決策者
  • 二、軍事行動
  • 三、歷史的分合
  • 四、當時的眾生相

國軍在中國大陸沿海島嶼作戰及撤退,約可分為三個階段:

  • 首先是1949年5月到1950年6月,即「國共自由解決階段」。
  • 其次是1950年6月到1954年9月,「臺海中立化階段」,約以韓戰爆發始,而以一江山戰役告終。
  • 最後則是1954年9月到1955年2月的「第一次臺海危機」階段,以金門九三砲戰、大陳島撤退為標誌事件。

第一階段「國共自由解決階段」是討論的重心,因為古寧頭、登步諸役,舟山群島撤退、海南撤退,都發生在這個階段。在中共解放軍於1949年4月大舉度過長江之後,形成秋風掃落葉之勢,經過幾個月的時間,除了西南一部,國軍大部分都被驅趕到沿海各島嶼。李君山教授羅列1949年5月後退往東南沿海國軍的指揮機構,如江蘇綏靖總司令部、浙江綏靖總司令部、福州綏靖公署、舟山防衛司令部、舟山指揮部、閩粵邊區綏靖司令部等,林林種種竟有十一個之多!在這些機構中,以臺灣省防衛司令部(總司令孫立人)權力最重,轄區和資源也最多。但是臺灣省防衛司令部上面還有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這些組織疊床架屋,彼此統屬關係難以釐清,在1949年底一度造成混亂

論及相關決策者,自然以蔣介石為最重要人物,但蔣氏在1949年下半年也面臨統治危機。問題根源,在於蔣下野後只是國民黨總裁,體制上無指揮政府和軍隊的正當性。或許是因為在中國大陸上的軍事挫敗創鉅痛深,此時蔣有盡撤沿海各島軍隊,集中臺、澎,在共軍進犯時決一死戰的念頭,這一想法未能說服國軍高級將領。蔣的領導統御更令部屬迭有煩言。如《雷震日記》即言道:「總裁今日作風,均是隔絕辦法,非團結辦法。如喊某師師長來,聽其報告後,則將其直屬長官叫來喊來責備一番,諸如此類均為離心離德之辦法。」

圖片來源:民國歷史文化學社

李君山教授以近期新聞報導焦點的《蔣中正日記》出版談起。蔣在這時期的日記裡,常有親信部屬不服從其主張的記載。如時任東南軍政長官的陳誠,便反對撤退舟山守軍。蔣於1950年1月12日在日記寫道:「辭修(陳誠)發言,面腔怨厭之心理,暴發無遺,幾視余之所為與言行皆為迂談,認為干涉其事,使諸事拖延,臺灣召亂皆由此而起。聞者皆相驚愕,余惟婉言切戒,以其心理全係病態也,故諒之。」5月6日,記曰:「俄製噴氣式機既在上海發現,而且已有照相為憑,故決心放棄定海,將其十二萬餘之兵力集中臺灣,勿使為俄共所各個消滅,以確保此惟一基地,此誠收合餘燼,背城借一之時。……不顧高級將領,尤其國防部主管幹部,幾乎全部反對,無一人為之贊成。」9日,又記:「[舟山撤退]彼等皆無辭以答,而辭修則仍以撤退增臺部隊能否有用,與防務有否利益爲言,只可說其心理病態,不可救藥而已。」

蔣力排眾議,主張舟山撤軍,乃因為他認為舟山群島距離臺灣太遠,力所難及,不如早撤。更直接的原因,則是上海發現共軍的噴射戰鬥機,國軍已難維持空中優勢。李君山教授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的觀察:蔣氏素以世界反共長城自詡,認為自身必定為共產集團對付的首要目標,從而未能預判韓戰之爆發。如1950年5月20日,朝鮮半島戰雲密佈,蔣在日記寫道,美國國防部長及參謀總長下月將同來遠東視察,「此乃全為俄製噴氣機在上海發現之所致也。」李君山教授表示,由於蔣在發現米格噴射機出現後急欲撤出舟山守軍,參謀總長周至柔只好婉言勸諫:若確認駕駛米格機的是蘇聯飛行員,再撤不遲,惜乎未為蔣接受。

相較於舟山撤退,海南撤退則極具政治考量。蔣於1950年日記「本年度反省錄」中自記:美國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於三月間在歐演講,公開詆毀我政府,分化我臺灣與海南國軍為二勢力,使之不能統一。」擔心海南島國軍將領如薛岳、余漢謀等不聽節制,受外力分化,是蔣的一大心病。1950年4月25日,美聯社報導「海南高級將領談話」(即薛岳),認為蔣氏「妒嫉將領坐大,而不惜犧牲海南島」。蔣得知後,反應極為激烈:「殊爲奇怪,此乃薛岳之所言,其忘恩負義,爲掩飾其本身罪惡,而不惜污辱國家與領袖,此人之背謬,乃爲白崇禧之第二也。」次日,又記道:「香港與世界各地,因海南失敗與薛岳談話,其影響國家地位與領袖威望,幾乎無法補償。復職以來,一月餘所建立政府之信仰與全民之殷望,完全爲薛岳一擊掃地殆盡,此其罪惡比之降敵賣國者,為尤甚也。但此心泰然,並不爲意,以此次撤退海南,實爲今後戰局與國運最大之關鍵,亦爲最後之要着,一切毀譽皆可置之度外也。」事後雖薛岳聲明,美聯社報導為記者之刻意歪曲,「然已無補於事矣。」(蔣中正日記,1950年4月29日)故蔣氏認為,撤退海南,主要在安定內部,「否則桂系與美艾[奇遜]勾結,專以海南為其分裂我政治、挑撥我内部、削弱我實力惟一之工具也。」(蔣中正日記,1950年「本年度反省錄」)

李君山教授指出,將蔣氏此時急欲收縮力量於臺灣、「背城借一」的心態,結合其「中、蘇共必以臺灣為首要攻擊目標」的認定,可知他此時的決策心態。但事後回顧,此時撤出海南,甚為可惜。蓋海南的戰略價值遠高於臺灣,倘使國軍能至少再堅持一個月,守住榆林、三亞等港口,韓戰即於六月爆發,屆時美國是否會助國軍守海南,猶未可知。若然,則日後局勢可能會有很大的不同。但歷史既無從逆賭,也無法假設。

繼海南、舟山撤退之後,蔣介石甚至也打算從金門撤軍。李君山教授指出,一般認為,韓戰爆發之後,臺灣局勢即轉危為安,但當時蔣氏卻不這麼認為,反倒覺得「國軍必因美國之助而懈怠防務,使共軍更有攻臺之意」,考慮撤守金門。不過蔣與周至柔商討金門撤守問題,周卻認為「如國軍於金門隨之撤退,則中共必以爲美國限制國軍範圍,不許國軍在中國大陸沿海立足,則共軍勢力更張。」而蔣則以為「各方之意見,皆以美國心理影響,暫主不撤,余仍以爲不然也。」(蔣中正日記,1950年7月12、13日)仍主撤軍。此後幾番反覆磋商,最終至8月初。以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傳來訊息,認為「其意將變更杜魯門六月廿七日之聲明,不限制我對中國大陸之攻擊也。」(蔣中正日記,1950年8月1、2日)金門可作為反攻中國大陸之前進基地,撤退之議這才作罷。李君山教授因此表示,歷史進程峰迴路轉,改變金門命運的人,竟是麥克阿瑟。

在韓戰停戰協議簽署前,國軍對福建沿海南日島、東山島等地發起突擊行動。對於南日島、東山島兩場戰役的研究,呈現極端對比,前者相當少,後者已頗有成果;李君山教授指出:這是因為史料差異所致。在這些沿海島嶼突襲戰鬥中,反共救國軍的角色頗引人注目。李君山教授認為,一九五○年代沿海這些海上游擊隊,並不是1949年後才憑空出現,其實早在抗戰期間,他們就是「軍統」戴笠所招攬的「忠義救國軍」,有類似明末縱橫海上的武裝貿易走私集團。從前如本名黃百器的「雙槍黃八妹」,就是臺北為這些海上游擊隊樹立的樣板人物。實際上,反共救國軍在沿海群島的行動、經費來源,以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角色等,都還值得做更進一步的研究與探討。

最後,李君山教授也提及當前中國近現代史研究的前景與困境。由於時間限制,這堂趣味橫生、啟迪思考的講座就此告一段落,1949年雖然是兩岸分治的斷點,但是並不為民國史研究的鴻溝。期待隨著新史料與新觀點的提出,對於兩岸分治初期中國大陸沿海軍事行動的歷史,能有更精深、更宏闊的開展。

 

延伸閱讀

You may also like

離開留言

為提升本網站的服務品質,本網站會使用cookies記錄您的資訊。您可以同意或拒絕cookies的設置。若您拒絕cookies,部分網站功能可能無法運作。 同意

-
00:00
00:00
Update Required Flash plugin
-
00:00
00:00